•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网络安全举报电话 2019-03-19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2-04
  • 昆明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2-04
  • 苹果-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2-02
  • 黄庆学:把人才培养作为“双一流”建设的中心工作 2019-01-24
  • 修文法院妥善处置一起“误报”被执行人转移财产执行案件 2019-01-17
  • 电视剧《脱身》曝最新海报 2019-01-17
  • 昆明警方破获特大跨境拐卖妇女案 解救33名越南妇女 2019-01-11
  • 2013第八届中国常州先进制造技术成果展示洽谈会——中国常州网专题 2018-12-25
  • 股市涨跌都正常,但不能允许欺诈,反正欺诈发现了,国家可以罚款,但股民就白损失了,这是什么规矩? 2018-12-22
  • 胡文彬 段江丽:大道无术,治学要诚——胡文彬研究员访谈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8 次 更新时间:2018-11-19 22:50:56

    进入专题: 胡文彬   红楼梦  

    胡文彬   段江丽  

       胡文彬,1939年生,笔名行余、余力、鲁子牛、石尚存等,祖籍山东省黄县(今龙口市),生长于辽宁省盖平县九区(今归大石桥市)。1966年毕业于东北人民大学(今吉林大学)历史系,1968年4月分配至人民出版社,1987年3月调至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任研究员。曾任《新华文摘》历史编辑、中国红学会副会长、87版电视剧《红楼梦》副监制、电影《红楼梦》学术顾问。现任中国红学会、北京曹学会顾问。自1980年至今出版红学著作二十四种,主编、校注各类图书十七种。代表性著作有《红楼梦在国外》《红楼放眼录》《红楼梦与中国文化论稿》《红楼梦与台湾》《程伟元与红楼梦》《红楼人物谈》《感悟红楼》《胡文彬点评红楼梦》等。本刊特委托北京语言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段江丽教授采访胡文彬研究员,现整理出这篇访谈录,以飨读者。

      

       段江丽 胡先生,您好!多年来,我拜读了您的许多红学著作,受益良多。今天有机会到府上拜访,向您当面请教,深感荣幸!

       胡文彬 欢迎欢迎!我也很高兴能与你好好聊聊,请多指教。

       段江丽 您长期从事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对《金瓶梅》《封神演义》《儒林外史》等古典小说都有研究,不过,数十年来,您用力最勤、成果最多、影响最大的还是在红学领域。这次就集中向您请教红学方面的问题,您看好不好?

       胡文彬 好的,红学方面可谈的问题已经够多了。

      

    一、偶然遇之,天性成之:特殊年代的红学缘


       段江丽 您作为当代著名的红学家,是如何走上红学研究道路的呢?

       胡文彬 我之所以走上红学研究之路,可以说是机缘所致。我于1961年高中毕业考入东北人民大学历史系,当时最感兴趣的是古代史。虽然大学学的是历史专业,不过我自幼对语言文字及文学创作很感兴趣。中学、大学阶段,都曾担任学生刊物的主编工作,中学期间还喜欢写诗作文,有一首题为《一句话》的小诗后来被抚顺《望花文艺》转载,并荣获当年该刊诗歌一等奖。这是我人生中最初发表的作品,因此印象深刻。1966年7月大学毕业之后留校,担任《万山红遍》杂志的编辑。后来换了几家单位,几乎都与编辑工作相关。1967年春赴沈阳参与“东北文化大革命文献资料征集委员会”工作,负责搜集传单、领导人讲话稿等,主编《北国风光》刊物;1968年初回校后,分配到农村读物出版社工作,该社后来并入人民出版社。记得我是4月1日来北京报到的,之后赴山东胶县6037部队沽河农场劳动锻炼过一年;1970年回京后再分配至人民出版社历史组工作;1978年参加《新华文摘》筹备工作并担任历史编辑,负责历史研究、人物与回忆、文物考古栏目至第100期;1979年5月参与筹办《红楼梦学刊》,并与我的朋友周雷一起负责前五期编辑工作,直到1987年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从事专职研究之前,一直任《红楼梦学刊》常务编委,参与组稿、审稿、编稿工作??梢运?,我的主业一直与编辑工作相关。

       段江丽 看来,您与文字编辑工作的缘分真不浅啊。您在晚年还与张俊先生、张书才先生、段启明先生一道,指导并主持北京曹学会创办了学术期刊《曹雪芹研究》,在试刊六辑之后,于2014年初正式创刊,现在已经出版了十七期,得到学术界的广泛认可和好评。这几年,我作为《曹雪芹研究》编辑部的一员,每次编委会上有幸聆听您和其他“三老”的谆谆教诲,由衷感到敬佩和荣幸。

       胡文彬 谢谢!回到红学的话题。我1970年分配至人民出版社历史组工作之后,正处于“史无前例”的时代,很多书都不能读,我身边旧书箱中一本缺页少字的横排本《红楼梦》成了我八小时之外打发时光、填补精神空虚的最好读物。让我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是,历史专业出身的我,竟然着魔般地迷上了这部文学巨著。于是,我以编辑特有的职业习惯,努力查找相关研究文章和资料,想方设法“读懂”“弄通”小说中那些我不大理解的问题,并自然而然地关注红学研究界的动向。

       段江丽 无论是已故红学家冯其庸先生,还是健在的九十岁高龄的红学家梅节先生,谈及自己的红学研究经历时,都提到与“文革”时期特殊的历史背景、读书生态有直接关系??梢运?,“文革”以一种特殊的方式,造就了包括您在内的一批影响巨大的红学家。

       胡文彬 不止红学。我们这一代以及所有经历过“文革”的学者,学术道路的选择、学术思想和方法的定型,都有某些共同的时代烙印?!耙淮幸淮酢北纠匆膊蛔阄?,只是“文革”的时代特性要更加鲜明、突出一些罢了?!叭衿篮臁?、工农兵学商齐上阵,“以阶级斗争为纲”给我们这代人留下了深刻的教训。

       段江丽 所以,我们这些后学在学习、反思前辈们的学术成果时,一定要考虑到社会语境的因素,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客观、公允。那么,您是如何由“红迷”转变为红学研究者的呢?

       胡文彬 如果说是偶然的机缘让我接触到《红楼梦》,那么又是一种意想不到的机缘让我走上了研究《红楼梦》的道路。大约在1973年,正当我“迷”上《红楼梦》时,我的大学学友周雷来到北京,经常与我同居一室、连床夜话。周雷对清史素有研究,而且酷爱曹雪芹与《红楼梦》,我们的话题越来越集中,最后几乎到了只谈曹雪芹与《红楼梦》的地步。后来,又意外地结识了当时已经举国闻名的李希凡、蓝翎两位先生,在他们的鼓励下,我和周雷撰写了我们的红学论文处女作《猛烈冲击封建制度的思想家——曹雪芹》,并发表在母?!都执笱аПā?974年第1期上。不久,《文物》杂志刊发了吴恩裕先生关于《废艺斋集稿》的文章,我和周雷慕名拜访了吴先生。吴先生不仅教给了我们许多红学方面的宝贵知识,还引荐我们认识了吴世昌、周汝昌、周绍良三位前辈,后来又认识了吴组缃、张毕来等先生,这几位红学前辈为我们开辟“红蒙”,对我后来走上红学研究道路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段江丽 红学前辈对你们的影响和启发可以说得更具体一些吗?

       胡文彬 当时,几位前辈的教导和指点让我和周雷意识到两点:第一,我们的专业出身是史学,文学训练不足,但是在资料搜集、整理方面应该有些优势;第二,老一辈红学家们在《红楼梦》版本研究、脂评以及有关曹雪芹和《红楼梦》研究资料的搜集、整理方面,虽然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但是这方面还需要继续做下去。鉴于这两点,我们当时决定,主要以版本研究和资料搜集为目标。有了这个明确的目标,我们第一步工作就是去北京多家图书馆查阅当时能够看到的早期抄本,抄录所有的脂砚斋评语、有关曹雪芹和《红楼梦》的研究资料。到了1975年,我们有幸受邀参加新校注本《红楼梦》的校订、注释工作,认识了一批学识渊博的古典文学专家,也接触到了国内已发现的早期脂评抄本和为数极少的程甲本、程乙本,这些都给我们的研究提供了很好的条件。那段时间,我们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用于搜集、整理资料,编撰各种类型的资料集、工具书,为红学界服务。当然,在掌握许多资料之后,也会撰写一些红学论文,参与到许多问题的讨论之中。就这样,我自觉不自觉地投身于浩瀚无边的红学大海,从此再未“回头”。

       段江丽 我觉得,您走上红学之路,看似偶然,实则也是因为您自幼热爱文学并勤于学习、敏于思考、善于钻研的天性使然。

       胡文彬 应该说是机缘凑泊吧。

      

    二、保存文献,功在学林:红学资料的整理者和记录者

      

       段江丽 据了解,您至今已发表有关红学的论文、随笔、序跋等数千篇,出版红学方面的专著、编著、文献资料汇编等共计三十七部,可谓著作等身。记得吕启祥先生曾经说过,应该把您的书归拢起来,建一个“胡文彬文库”。

       胡文彬 “著作等身”不敢当?!昂谋蛭目狻笔俏业睦吓笥崖榔粝榇蠼愕耐嫘蛘咚得憷?。不过,我关注的红学领域比较广倒是真的。之所以如此,我想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我的红学研究始于广泛的资料搜集、整理,关注的话题自然就会多;第二,与我自己的学术兴趣及理念相关,我对红学中所有的问题都感兴趣。而且,我认为红学中的许多问题,本来就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互相关联的。

       段江丽 您说得太对了,许多问题是系统性的,红学研究尤其如此。比如,我们常说,做文本阐释的学者不一定要做版本研究,但是一定要了解、参考版本研究的成果;做版本研究的学者,如果不关心文本阐释,也许会失去研究的动力,就是这个道理。

       胡文彬 的确如此。至于我自己的红学研究,因为是从搜集、整理资料入手,所以早期的成果以文献整理为主,后来才逐渐把主要精力转移到研究上来。

       段江丽 那么,首先请谈谈您的文献资料整理工作吧。

       胡文彬 “文革”结束后,我们迎来了学术的春天,中外学术交流也逐渐多了起来。1980年6月,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举办了首届国际《红楼梦》研讨会,与会学者发表了许多具有新见解、新材料的论文,展示了国际红学研究的可喜成果。我了解到相关信息后,触动很大。为了使国内学者加深对世界红学研究成果的了解,也为了促进海内外红学界的学术交流和友好往来,我和周雷着手搜集相关资料,遴选出具有一定学术水平和资料价值的代表性文章,先后编选、出版了《台湾红学论文选》(1981)、《海外红学论集》(1982)、《香港红学论文选》(1982)、《红学世界》(1984)等几本论文集。我们的初心即是想为封闭已久的学术界打开一扇窗子,让外界的空气流通进来。

       段江丽 在改革开放之初,不仅通讯技术和手段有限,而且中国大陆与港台之间、国际之间的交流还有许多限制,您和周雷先生居然搜集了这么多海外红学研究成果,一定费了不少心思。

       胡文彬 当时搜集这些资料的确很不容易。特别需要说明的是,我于1978年开始参与《新华文摘》筹备和编辑工作,这样的身份为我联系海内外学者、搜集资料提供了很大方便。

       段江丽 你们编选的论文集中,作者有周策纵、余英时、程步奎、赵冈、夏志清、叶嘉莹、皮述民、陈庆浩、柳存仁、潘重规、吴宏一、柯庆明、康来新、王三庆、宋淇、梅节、马力等诸多华人学者,还有包括日本的伊藤漱平、松枝茂夫以及英国的大卫·霍克思等在内的外国学者。这些作者中,有的当时已经是蜚声国际的专家,有的则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他们的成果的确为当时大陆学界吹进了一股强劲的新风,无论方法还是观点,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即使今天,这几本论文集仍是红学研究者不可忽视的重要参考书。

       胡文彬 这几本论文集能够给大家提供启发和帮助,我们也感到非常欣慰,觉得工夫没有白费。

       段江丽 我注意到,您还与周雷先生合作完成了《高鹗诗文集》(1984),并独立完成了《红楼梦叙录》(1980)、《红楼梦子弟书》(1983)、《红楼梦说唱集》(1985)、《曹雪芹在北京的日子》(2008)等几种资料集。

    胡文彬 《高鹗诗文集》几乎收录了现存全部高鹗的著作,并做了详细的校点、注解,可以为高鹗生平思想以及他与《红楼梦》的关系研究提供方便?!逗炻ッ涡鹇肌分饕加泄亍逗炻ッ巍费芯康淖柿虾推馈昂臁甭壑?,对一粟先生《红楼梦书录》未加著录或著录而内容有较大出入者均予收录,范围上自《红楼梦》问世,下至1978年12月底,可以说是《红楼梦书录》的姊妹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胡文彬   红楼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www.f8g6.net),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www.f8g6.net/data/11350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www.f8g6.net)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f8g6.net Copyright © 2019 by www.f8g6.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网络安全举报电话 2019-03-19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2-04
  • 昆明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2-04
  • 苹果-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2-02
  • 黄庆学:把人才培养作为“双一流”建设的中心工作 2019-01-24
  • 修文法院妥善处置一起“误报”被执行人转移财产执行案件 2019-01-17
  • 电视剧《脱身》曝最新海报 2019-01-17
  • 昆明警方破获特大跨境拐卖妇女案 解救33名越南妇女 2019-01-11
  • 2013第八届中国常州先进制造技术成果展示洽谈会——中国常州网专题 2018-12-25
  • 股市涨跌都正常,但不能允许欺诈,反正欺诈发现了,国家可以罚款,但股民就白损失了,这是什么规矩? 2018-12-22